宏森集普信息科技首页

台阶

◎侯存丰



台阶
 
贞青拖着一瘸一拐的左腿在院子里堆油菜杆时,
奂男正坐在院门的最上一层台阶上,望着他的枇杷树。
距离上次分手事件已过去一年,在这一年中,
很多东西都发生着变化:镇前的蔬菜大棚拆掉盖了别墅,
白龙溪两边修起了木栈道,开通了小镇到市区的公交…
这其中自然也包括奂男与贞青的结合。
 
结婚之前,贞青就已经辞去网吧工作,搬到镇上
和奂男一起住了。奂男的父母则回到农村,
住进祖辈们遗留下的木棚屋,他们认为木棚屋还足够结实。
直到三年后,奂男冒着暴雨在一片崩塌的木头堆里
翻出他们冰凉的身体,那放在被子两侧平展的手指
仿佛也仍然在说,这木棚屋还足够结实。
 
贞青一只手扶着门框,另一只手抬到胸前,
有几片叶茬子扎到胸前的衬衫上,贞青像拔针一样
把它们拔出来,然后放进嘴里嚼了下,吐到台阶上。
贞青一点也不理解自己的丈夫。自从坐车摔断腿后,
她就彻底安分了,所以当奂男在网吧门口堵住她要求复合时,
她答应了。结婚后,她管着各种家务事:
我是一个再尽职不过的妻子啊。
 
那天一直到星星密密麻麻地布满天空,他们也没有
起身回屋的打算。枇杷树已经看不到了,那个方向一片漆黑,
四下静得出奇,贞青感到有些冷,她希望奂男能回身抱抱她。
这个美好的愿望要到一年后,他们有了可爱的孩子
之后才得以实现。至于那晚是如何度过的,他们早已忘记了。
 
2019年6月21日


返回专栏
©2000-2019 hongsejipuzjy.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