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森集普信息科技首页

殷龙龙 ⊙ 幸福是一条虫子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记假文字的第二章》

◎殷龙龙







我即将离开杭州,我觉得她会想我的,甚至吟出牛逼的诗句来想我。
我从空虚的身旁走过,尽管我不会走路,尽管空虚像衰男腾出大地上的意义——
不是诗就是雾霾,不是你就是我。
它们都很先锋,我总对你说某人一直在拖先锋的后腿。
知道吗?骨子里的东西都在拖后腿。
这里有长叶草、葵树、盆松、喷泉和星巴克,也有不在乎疼痛的人,
它们潮湿,像群居动物。
一艘潜水艇三天前掏过你的耳朵。
杭城,我还有很多地方没有去,临安没有去,崖山没有去,更多的时间瘫在11层楼上。坐看窗外,外边的风景也和我一样不周全吗?
梅雨季节,整个杭城都是扁的——伞兵零零落落,落到地面。
收起降落伞,士兵没有着急行动,它们似乎等着命令。 
给自己一个过得去的解释:
地球现在扁了一点,某人还可以挺胸写作。

我在花园写诗的时候,伟大的弹丸之地正经受回归以来最不诗意的事件:
为自己的权利,为自由不为自由的清除。
昔日的文化沙漠烤焦了我们。
广州、深圳,我在你们的北边,我在大瑶山之北,在富春江之北,在西湖之北,更住在北向的房间,
此时此刻,有一种想要大汗淋漓,告诉人们我几近失声的秘密:
加油,身上的疼痛!加油,香港!
何年何月的疼痛愿意把租借和归还
捆绑在一起,仅凭一纸空文?
说白了吧,各方硬着头皮往前顶,像几只公羊。
看夕阳掉下去,有一点恐惧,还有一点勇敢。
看透了什么,在下面长久地流传。
这时,提供免费的、不那么圆的汉语就行,连同它的种族。
黄昏过去了,没有黑夜。你可以不信,那就假装加一下黑夜吧,看看人们在明亮中怎样唱歌前行:
手挽手,不理会恐吓、阻挡,不理会棍棒、子弹,不理会杀无赦。
看看艰难时世,好人坏人挤在那里,举牌的举牌,举手的举手。
看看周边的祖国,她们的从容不迫正好映衬中间蛮夷的晾衣架上的狼子野心。
看看人性之初,从一个小女孩对我充满了好奇说起:你脖子干吗套着那玩意?
我的颈托在手术后一年多还时常带在头颅下,陪伴生、老、病,不负责死。
后来小女孩教我怎样正常地吸气和呼气。

我认为应该给诗歌一个勇敢的理由:随心,随性,随行,而后肝脑涂地。
我认为应该给诗歌一小块牛腩,在它晚餐时,朗诵的人随时准备饿着肚子登台。
锦绣大姐为我安排的朗诵会,我在下月的飞机上也能回味出令人陶醉的味道;她的热情,她的精美,她的爱。
朗诵会本身就是一件江南的艺术品,把普通人内心的孤独、伤痛一一陈列出来。
我会露着屁股保存,那些缺点啊,与日月同辉!
每天,颈椎、肩膀、腰、腿生疼,它们都上过本地通缉令。
它们坐轮椅节省下来的力气,结出奇异果;
下月就吞了它!
如果有力气签名售书,
我一定回到北边,缝补一下以后的碎生活。

我说过我喜欢大叶植物,
它们是同胞、兄弟,是天使被废,翅膀折断。
据传大天使加百利在西湖边宝石山上停留了一个晚上,就再也飞不起来了——失去了想要重回天堂的动力。
那年殷龙龙诗画会在宝石山的纯真年代书吧举办,
他被众人抬上去的时候,加百利曾咬牙发誓:所有的大叶植物都将飞走、消失。她在嫉妒诗人!
转瞬即逝的嫉妒不可怕,它常以绿色蒙骗我们,以山道的平坦诱惑我们,以烟说树,瀑布挂在剑鞘旁。
嗯,嫉妒是风景。
嗯,现在打个响指相当有感觉。

殷龙龙有好几种骗人的方式,你们要选就选剩下的那种,会有意想不到的幸和想起来就皱眉的运。
但是,还是喜欢红色的热烈、真诚,红色在这里相对宽裕。
不到四岁的时候,红色的“文革”开始,这是中国所有悲剧中巨大的悲剧。依然记得在院里开批斗会的场景,一个光膀子的男人倒在地上,皮鞭抽在身上,透出条条血痕。
可怜的国度,竟有这样一个不需要怜悯之人。
四年后某人当了红小兵。
某人死的时候也会钻进通红的炉火中。

这么多年啊,
他们的影像刻在时光里,
如二战时期的照片。那黑白,薄薄的,线装的……
这么多年,
我一直想杀死电影,
自幼喜欢牺牲,现在迷上生存。
这么多年,
一直以为自己的那些缺陷藏得那么好,
好像一段舞蹈。

打个车去南宋。
我的方向感向来不差。
每次都是你开门,抱我下车,站到马路中间的那侧,护住我。
某人消失得更快,恰似母亲的爱,伟大,踪迹皆无。
过去随手写下“爱你如译制片”,现在却费力地打出了“爱你,纪录片漫长”。
我变得很无趣,长时间沉默寡言,就像八月讲的情怀,路边爆米花的声音,打吊瓶的树……
神志不清,而且这些发酵起来和土壤连成一片。
乌云很快漫上来,它首先是一种压抑,要么急雨,要么那条鲫鱼在天空中穿行。
若站在平静的江水边,这些下游的文字则显得局促、拘谨,
不谛一个孩子上前又不敢去问那些舟船劳顿,人间的、天上的,时钟指针般的启示。

 


返回专栏

 

© 枣庄宏森集普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6月

©2000-2019 hongsejipuzjy.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