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森集普信息科技首页

好心的中年大叔杰克(七首)

◎叶明新



目录

 

我的三叔

从某个角度看过去

错误

虚无之城

白猫

旅游的人来到了边境线上

好心的中年大叔杰克

 

——————————

 

我的三叔

 

在二哥家里看家谱

我父亲有三兄弟

大伯和父亲都得享高寿

唯独三叔只活了四十四岁

这位前国民党军人

在那场始于一九六六年五月的运动中

被批斗被游街被灌粪

因不肯下跪被打碎了一个膝盖

后不堪忍受折磨上吊自尽

但家谱中只简单地写着

叶文钜,生于民国十三年七月十三日

殁于一九六八年五月十七日

娶蔡慧芬,生子四

2019.8.20

 

从某个角度看过去

 

从路上来的那个人穿着白衣服

看起来年轻,走得慢

后面的人穿灰衣服

拄一根手杖,走得很快

像是心里有事

他们并行的时候

在一棵大树的阴影下消失了

 

我换上了一副眼镜

因此能比平时看得更远,更清晰

我看到了树叶遮蔽的洞穴

以及符合洞穴形状的虚掩的门

他们必定是走进了里面

穿过了地心

从另一个出口走出来

只是那已并非我们所处之地

2019.8.20

 

错误

 

误入原始森林中

走在茂密的参天大树下

除了抬头寻找天空

还能干什么呢

2019.8.21

 

虚无之城

 

他下楼,乘车,去远方

拖箱很大很重

有一小部分是生活日用品

大部分地方塞满了欲望

他准备去见一个人

但并非商量好了的约定

列车带着他,经过了很多地方

他无心观看窗外初秋的景色

他离她越来越近了

身处虚无之城的她

乃是虚无中的核心

2019.8.11

 

白猫

 

你们之中有没有谁看见一只白色的猫

背着一具苦灵魂

在丛林里穿越?

它惶恐不安

生怕被人发现

又疲惫不堪

四肢在疼痛

在白天和黑夜里发抖

 

人间的小径

像是烙红了的铁板

似乎只要跑慢一点

就会烧起来

背负者有它深重的责任

它是不能停的

河流,山川,田野

都被它抛在了后面

那具无形无貌的苦灵魂

一直在啜泣

2019.8.8

 

旅游的人来到了边境线上

 

吃面包的人说了谢谢

喝水的人仰着脖子

一口气灌了整瓶

大家都出了汗,衣衫全湿

漫长的旅行进行了一半

他们在一堆褐色的岩石后面

集体休息

 

旷野辽阔,蓝天一览无余

远处哨所上的旗子

像块大腊肉,静静地向下垂挂

大家有的坐着,有的倚着

有的低头看地上的影子

没有人说话

他们的立足之地

是异国他乡荒凉的边境线

这里的风景

与他们的祖国差别很大

2019.8.22

 

好心的中年大叔杰克

 

杰克收留艾莉亚时

她几乎快死了

 

在偷越边境的过程中

艾莉亚被抢劫被强奸被殴打

 

2010年的冬天

艾莉亚坐在路边的一棵树下

 

“如果我死在这里

就会变成肥料

这棵树来年会又高又大。”

 

濒临死亡的人都有清晰的想法

艾莉亚也不例外

 

杰克在夜色中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女孩

把她抱回家

给她裹棉大衣,喂食热汤

 

就像一朵垂亡的花

得到了及时浇灌

艾莉亚活了过来

 

“你可以在我这里密下来

想住多久就住多久。”

杰克对艾莉亚说

 

但她怀疑杰克的用意

杰克叫她放心

说她比自己的两个女儿还小

 

艾莉亚因此知道杰克是个悲伤的父亲

两个女儿

安妮和米莎死于同一场灾难

 

艾莉亚在杰克家里住了一年半

后来联系上了早年越境的亲戚

才告别杰克

分手的时候两个人都泪流不止

 

2017年杰克四十七岁

按照时间顺序

2018年四十八年

2019年四十九岁,遗憾的是

杰克2018年十月就去世了



返回专栏
©2000-2019 hongsejipuzjy.com All Rights Reserved